中国推动加沙停火,任安理会主席

2023-11-12 阅读次数:14

自从11月1号开始,中国就担任了联合国安理会的11月轮值主席。咱们要和各方,尤其是阿拉伯国家好好协调,主持公道,凝聚共识,努力就是要冲突变少,保护平民,减轻人道局势,重启和平进程。外交部长王毅就是这么说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哦,在和阿曼外交大臣巴德尔通电话的时候,特地提了一下。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觉得,巴以冲突是这个月安理会议程上*重要的事情。可是,现实一点儿也不乐观。以色列还在2日继续轰炸和地面进攻加沙。美国总统拜登说,不支持巴以停火,只主张人道主义暂时停战。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卫生部门也是在2日表示,这次冲突已经造成了9061人死亡,其中有3760名儿童。英国广播公司(BBC)说,阿拉伯国家民众非常愤怒,以色列却在中东地区找到了一个“新朋友”,去年2020年建交的巴林就宣布召回了驻以色列大使,还冻结了和以色列的经济关系。 顺便送一下“鲁班锁”。 安理会主席的位置一共是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十个非常任理事国轮流来担任,每个月一任。中国上一次担任主席还是在2022年8月。 美东时间的11月1号上午,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主持了一次安理会的内部磋商,通过了这个月的工作计划。下午,张军又分别向联合国的国际媒体和会员国吹风,讲解了一下中国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的工作考虑。

*重要的工作就是推动停火止战,阻止更多的平民伤亡,避免更大规模的人道灾难,防止冲突蔓延。巴以局势是这个月安理会议程上的头号大事,中国代表张军说,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我们要顺应国际社会的呼声,和有关各方一起,推动安理会迅速采取负责任、有意义的集体行动。

根据联合国新闻网2日的报道,张军给了安理会成员一把木制鲁班锁,用来比喻当前安理会所面临的困境。当鲁班锁被拆开后,每一个零件都没法单独发挥作用;只有当所有零件重新咬合在一起时,整个锁才会稳固。张军说,鲁班锁就像和平一样,拆开容易组装难,破坏容易重建难,贸然动手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它也像安理会当前面临的问题,只有仔细观察,科学分析,保持耐心和信心,才能有效地解决。中国希望安理会成员和广大会员国能够像鲁班锁的各个部件那样,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推动安理会工作取得积极成果。

听说11月份安理会会议有好多事要审议,比如巴以问题、叙利亚问题、也门问题、波黑问题等等。还要采取行动,解决联合国苏丹援助团、联合国中非特派团、索马里制裁措施授权延期的问题。还要和维和警察署长开年度例行对话会。*有意思的是,安理会还要举行一场关于“共同发展促进持久和平”主题的公开辩论会,这可是中方提出的哦,计划在11月20号进行。

香港《南华早报》在2号的报道说,中国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是因为安理会压力山大,想要解决中东危机,可各成员的立场都不统一,导致外界对安理会的争议越来越多,还有人觉得成本高、效率低。

联合国:以色列袭击难民营,可能构成战争罪

因为以色列说要“清除哈马斯指挥官”,结果连续两天把加沙地带*大的贾巴利亚难民营给轰炸了,这下可惹来强烈的批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在社交媒体上发推文说:“以色列轰炸贾巴利亚难民营,平民伤亡太大、破坏也太大,我们非常关注这种过度的袭击可能构成战争罪。”法新社的报道说,以色列对贾巴利亚难民营进行了两次轰炸,造成至少195名巴勒斯坦人死亡,777人受伤,还有120人下落不明。而哈马斯方面则说,他们的指挥官压根就不在那个难民营里。

《华盛顿邮报》1号说,他们通过看看以色列轰炸地区的边缘状况,并将其与卫星图像进行比较,确定了这次轰炸的破坏面积大约为5万平方英尺(约4645平方米),几乎相当于一个足球场的大小。据报道,荷兰军事顾问、前联合国战争罪调查员马克·加拉斯科分析称,从留下的弹坑上看,以色列军队使用了装有延迟引信的联合定向攻击炸弹(JDAM);弹坑直径约为40英尺(约12米),估计是由2000磅的炸弹轰炸造成的。“被2000磅炸弹击中的地面会流动起来,就像地震毁坏后的土地一样。”加拉斯科说。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1号晚上表示,自以色列开始轰炸加沙地带以来,该机构已经有70名同事死亡,至少有22人受伤,“这是短时间内,联合国援助人员死亡人数*多的一次”。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1号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以色列升级对加沙地带平民目标的袭击。同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声明称,贾巴利亚难民营中出现的大屠杀场面令人震惊。在过去的25天里,加沙地带遭受了空袭,“平均每天有400名儿童死亡或受伤,这种情况不能成为常态”。 以色列已经有18名士兵死亡。报道显示,以色列方面公布了他们在对加沙进行攻击的伤亡情况。据悉,自从他们开始登陆加沙地区以来,已有18名士兵在5次事件中失去了生命,其中11人是在一次坦克被反坦克导弹击中的事故中死亡的。以色列方面还表示,他们正在进行大规模地面进攻,已经接近加沙城,并且与哈马斯武装分子进行了“近距离战斗”。 BBC报道称,以色列似乎离加沙城越来越近,但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个地区相当小,在和平时期只需要大约15分钟即可从加沙*北部到达加沙市中心。以色列军队花了几天的时间才到达城门,这表明他们行动缓慢。文章指出,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不同。这不是两支拥有庞大军队和重型火炮的对抗,这是一场弱者对抗强者的非对称战争。哈马斯不会试图与以色列人进行激烈的战斗,而是尽量给对方制造麻烦。 文章由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黄培昭和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于文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