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揭秘

2023-12-03 阅读次数:15

悄咪咪地让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哦,就是今天在四川广汉举行了一个很重要的研讨会,主题是三星堆遗址考古多学科综合研究成果。来自全国20个科研机构和大学院校的代表们都来了,分享了他们在考古发掘、文物保护、多学科研究、科技手段运用、设施设备创新等方面的*新成果。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呀!

哎呀,这里还有一个图片呢,来看一下吧:

顺便说一下,至今为止,我们一直没有确切的说法来形容三星堆遗址祭祀区,尤其是祭祀坑的年代。北京大学的一个光辉团队通过采集了200多个可以进行碳十四测年的样品,进行了全面的研究。根据目前的考古发掘结果和碳十四测年的精度,初步可以判断三星堆发现的几个祭祀坑应该是在商代晚期形成的,而且大致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形成的。

对啦,对啦,三号坑的埋藏行为应该是在公元前1117年到公元前1012年之间的概率高达95.4%,而在公元前1109年到公元前1016年之间的概率则有68.3%的可能性哦。

概率分析显示四号坑大概是在公元前1126年到公元前1016年之间发生的,概率达到94.1%。而在公元前1115年到公元前1054年之间发生的概率是68.3%。 六号坑的时间则更早,大概是在公元前1201年到公元前1019年之间发生,概率高达95.4%。而在公元前1125年到公元前1054年之间发生的概率是68.3%。 至于八号坑,根据概率分析显示它发生的时间大概是在公元前1117年到公元前1015年之间,概率为95.4%。而在公元前1111年到公元前1020年之间发生的概率是68.3%。 青铜器科技分析显示,三星堆拥有独特的制泥芯技术。 看图:咱说三星堆的考古团队,他们发现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残留泥芯,用岩相观察和化学成分分析了一下。结果发现,三星堆的青铜器面具、人像、神树还有其他的非容器东西的泥芯和容器类的泥芯在化学成分和显微结构上都有很大的不同,估计是因为产地不一样,本地风格的东西和容器类的东西铸造地也不同。 上海博物院的研究团队用X-ray CT成像技术研究了三星堆遗址出土的12件青铜器的制作工艺,然后跟中原地区同时期的青铜器的制作工艺做了对比研究。结果发现,三星堆和中原的青铜器铸造技术既有相似的地方,也有很鲜明的个性。相似的地方有:1.用陶范法铸造;2.用金属垫片和定位泥芯撑技术;3.用铸接技术。而鲜明的个性有:1.盲芯里普遍有细长的长方体木条,这是三星堆独特的制泥芯技术;2.普遍使用以青铜合金为焊料的铸焊技术。 *后呢,他们还分析了玉石器和青铜器的产地来源。研究团队啦,成都理工大学的那个,他们通过调查取样分析了大宝山矿区岩石的微量元素、稀土元素含量,然后又研究了三星堆大玉料、代表性的玉石和玉料产地的岩石之间有没有关联。结果显示,三星堆大玉料和彭州蛇纹石是很有关联的。然后,他们又调查取样了彭州铜矿,做了地球化学测试分析,想看看这个铜矿和三星堆青铜器之间有没有关系。他们使用微量元素示踪法发现,彭州铜矿和三星堆部分青铜器是有关系的。 再说说有机残留物分析推断,有个研究团队你知道的,是西北大学的。他们做了有机残留物分析研究,发现在三、四、七、八号坑的沉积物和陶片里有动物脂肪的存在。而且,一些样品的蛋白质组学结果显示,有猪和牛的存在。他们推断,这些牛和猪很有可能是黄牛和家猪,而且推测祭祀坑形成前可能进行了仪式性的燎烧活动。西北大学的温睿教授解释说,在三星堆先民进行祭祀活动的时候,他们就用猪、牛等动物作为祭品,然后毁掉铜器、金器、玉石器等器物,然后再燃烧掉,*后分批埋藏在祭祀坑里。其中,动物祭品的骨骼主要集中在一个坑(1号坑)里,其他坑里混有一些少量的骨渣、动物脂肪和蛋白残留物。使用祭品是在埋藏各种器物之前进行的一部分仪式活动,与燃烧器物、毁掉器物、分批埋藏一起构成了埋藏前的仪式活动。根据从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器物来看,比如铜尊、铜罍、牙璋、玉环等,专家普遍认为三星堆文化和中原文化有很紧密的联系。

咱们来说说咋发现三星堆遗址有丝织品

听说啦,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研究团队挖研究,发现了三星堆遗址里古老文明的丝织品,还深入揭示了它们的组织结构和织造工艺。嘞,还有说服力的数据,纤维材质嘛,就是桑蚕丝来的。他们还特意研究了这些丝织物的组织结构和织造工艺,整整的详细。哟,在那些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丝织品里,平纹织物咋是*常见的,也就是咱们通常叫的绢。除了这个,还看到了绮和斜编织物。就那织造工艺啦,研究团队表示有三种可能的方式,分别是原始腰机织造、双轴织机或踏板织机织造、提花织机织造。

嘿!看这个:

这是个咋看腰机

把这祭祀场景的数据还原出来,我们就进行了焚烧实验

大学里有个教授叫黎海超,他带领团队做了一些实验,想要研究祭祀坑是怎么形成的,人们的行为和物品的功能等问题。他们做了很多实验,其中包括用K6木箱焚烧、模拟焚烧玉器和复制铜铃。实验发现,木箱的焚烧效果跟风向和风力有很大关系,明显受到自然环境的影响。木箱焚烧的过程中,火焰和烟雾会产生视觉、听觉和嗅觉的刺激,对观众的感受要特别关注。他们还选择了和田玉、独山玉和岫玉等材料做玉器焚烧实验,用干竹当燃料。结果发现,干竹燃烧得非常快,产生的灰烬很少,说明祭祀坑里的灰烬应该是用了大量的燃料,场面肯定很壮观。在整个燃烧过程中,干竹不停地发出爆竹炸裂的声音,给人强烈的听觉刺激。

骚年,玉石被烧的时候,变化可是挺复杂的哦!和实验室里的马弗炉加热结果可能会有点差别。我们用三星堆祭祀坑铜铃来研究一下铜铃的铸造技术、音乐效果、功能、组合、使用等问题。我们通过三维扫描、3D打印等技术,成功复制了铜铃的步骤。初步测音结果表明,铜铃的尺寸和音色密切相关哦!小一点的铜铃声音清脆,而*大的铜铃声音就像编钟一样!如果我们加入更多不同尺寸的铜铃,说不定还能演奏出一些旋律呢!

“零的突破”:我们成功保护了六根象牙标本,一个不少!

摔坏的象牙怎么办?这可是个全球性难题。荆州文物保护中心的研究表明,出土的祭祀坑里的象牙都不好,有些朽烂了,有些饱水了,有些还破裂、断裂,还有裂隙,变色,片状掉落了,表面还粉化了,还长霉了,病病又殃殃。好在河南省考古研究院的研究团队研发出了适合湿漉漉的烂象牙的保护材料和工艺,解决了出土的湿漉漉的烂象牙怎么脱水加固的问题;还建立了湿漉漉的烂象牙长期稳定的预防性保护系统。迄今为止,他们已经用新技术处理了6根不同状态的烂象牙标本,成功实现了湿漉漉的烂象牙整根完整保护的突破,为湿漉漉的烂骨头和角质文物的保护修复和再利用提供了中国的解决方案。介绍到,这位大佬冉宏林是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他说,后面的考古研究工作还有很多,其中就有深入研究三星堆遗址的内部布局。比如说,城门、道路、水路布局,还有宫殿区、作坊区、墓地,还有一般的居住区等等这些重要的地方。我们需要了解它们的位置和关系,以及内部细节,这样才能逐渐揭示出3000多年前居住在这里的古蜀人们的生活细节,比如他们的衣食住行,生产生活的方式,甚至他们的社会属性,比如族群等级、身份、职责等等。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全面、生动地了解当时古蜀人的日常生活和国家运作模式了。同时还需要了解一下三星堆遗址所代表的古蜀文明,以及和中原文明、长江中下游文明和甘青地区文明之间的联系和交流情况。通过这些了解,我们就能更深入地认识到中华文明之所以多元一体、绚丽多彩的原因了哦。